一等家丁,周叔弢傅增湘藏书校书合璧举隅,画

频道:国际新闻 日期: 浏览:300

一、傅周世交根由

周叔弢的祖父周馥

周叔弢,安徽建德(今东至)人,其祖父周馥、父亲周学海均为近现代史闻名人物 。傅增湘祖父傅诚,即与周馥有来往,傅、周二家为世交。

据吴汝纶“江安傅君墓表” 之记载,傅诚,字励生,官终北河通判。富藏书,与吴汝纶因书结友。傅诚曾从莫友芝处获元代兴文署刊《资治通鉴》,事见莫友芝《宋元旧本书经眼录》卷二《资治通鉴元兴文署本》题识 。傅诚后经其友王祉蕃引荐,进入曾国藩幕府,远涉关陇,今后又历经左宗棠、李鸿章幕府。数十年间,虽职位不高,读书不辍,孙辈相继中进士 。周馥《秋浦周尚书全集》 中有“感念平生师友三十五律”,其“傅励生别驾”之章小序曰:“名诚,四川江安人。左文襄引起甘肃兵营,以无恩遇而归,余留于直隶襄理饷事。以通判需次未补缺而殁。”诗中既有“四方游遍就微官”之慨,亦有“悟得尧夫击坏意,穷通都作寻常观”之讚语。从诗序可知,周馥与傅诚或许早有相万人骑与万人敌识,至李鸿章幕府时较为亲近。

傅增湘父亲傅世榕,字申甫。遍览群籍,而不屑举业。早年与莫友芝、李鸿裔(字眉生,号香岩) 、廖纶(字养泉)等来往,互相砥砺。光绪六年(1880)至天津,得周馥推神州细胞工程有限公司荐,在天津海关任职。今后在河北诸县任职,廉洁干练。至光绪三十四年傅增湘任直隶提学使,遂引退,居天津。雅好山水书画,曾与侧拉吊环周馥同游浙西,又多经眼宋元书画真迹,画学渐精。

傅增湘之兄傅增淯为光绪十八年进士,同榜有张元济、蔡元培,还有周馥之子周学海、周学铭。在傅增湘校勘题识中时而见到傅增湘与周馥四子周学熙一同郊游的记载。

周馥对傅增湘很是注重。周馥《秋浦周尚书全集》有“题傅润元提学游吴越诗草”诗章,其小序曰:“傅随尚书唐绍仪赴沪与革命军议抚,未终事旋告退,游吴越。”诗曰:“昔君示我庐山吟,泉声山色清我心。今游吴越诗满轴,尤觉风景溢我目。……”1911年傅增湘以参议身份随唐绍仪赴上海进行南北议和,商洽不顺利,停留上海数月。此期间,偶尔购买到宋刊本《新刊诸儒批点古文集成》 ,乃汪啓淑进呈四库本,从此开端聚书,又遍交沉曾植、杨守敬、莫棠、徐乃昌、张元济诸公,相与评论。至翌年三月,傅增湘襃集千馀册旧籍,满载北归 。

周叔弢自己遭到家庭影响,自16岁起开端买书,今后逐步对保藏善本书有爱好,积数十年成为近代藏书我们,在北方,与李盛铎、傅增湘齐名。傅增湘不只承继家藏,又值盛昱、端方、徐坊、聊城海源阁等旧日藏家之书连续散出,所以遍访书肆,竭力搜求,渐成巨头,其藏书楼名“双鑑楼”,藏书二十馀万卷,多宋、元、明精刻及名抄本。富藏书然后富校书 ,在此过程中,藏书家们因书得友,亦为书史美谈。本舘冀淑英先生收拾《自庄重堪善本一等家丁,周叔弢傅增湘藏书校书合璧举隅,画书目》中,录出周叔弢赠本舘善本书上部分题识,其间触及与藏园主人来往。近来笔者在收拾傅增湘校书跋识过程中 ,亦见到周、傅二人关于藏书、校书而来往信件及后记,为其识见、情味所感,特爬梳为文。

二、周藏傅跋

周易程朱传义音训十卷 易图一卷 宋程颐、朱熹撰,吕祖谦音训。元至正六年虞氏务本堂刻本。每半叶十二行行二十一字小字二十五字,黑口,四周双方。钤“平阳汪氏藏书印”、“汪士钟读书”、“鹤侪”、“寒云秘笈保藏之印”、“曾在周叔弢处”等印记。《藏园群书经眼录》及《藏园群书题记》均未及此书。

藏园先生丁巳年(1917)于封面内副叶跋曰:“元本《周易程朱传义》及《诗经朱子集传》,旧为沉经笙相国家藏书,壬子夏余见之孙伯恒许。余本年与叔弢兄游厂市,重见此书,叔弢出善价得之。初印精巧,至可宝爱。近世收书者喜子集小帙而薄群经,至宋人说经之书尤无人过问。此帙流通厂市已五六年,而叔弢独能决心收之,所谓读书者之藏书与流俗耳食者异矣。假读经月,郑重归之,因题数语以志敬佩。丁巳闰月二十六日江安傅增湘识。

《周易传义》有至正丙戌良月虞氏务本堂刊木记。考虞氏务本堂刊书存于今天者,瞿目有宋本《老子道德经》,目后有建安虞氏刊于家塾一条;《楹书隅录》元本《王状元注东坡先生诗》有虞平斋务本书堂刊木记;《皕宋廔目》元本《赵子昂诗集》目后有至元辛巳春和建安虞氏务本堂编刊一行;瞿目《周易经传集解》为洪武戊辰务本堂刊本。以一姓刊书之役,后代世守,緜历三朝,流风馀韵,与其人名字俱馨,亦云幸矣。增湘又记。”

沉经笙,即沉桂芬(1818-1880)字经笙,姑苏同里镇人,客籍顺天宛平(今北京丰台区),道光二十七年(1847)进士。曾任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业务衙门大臣。孙伯恒(?-1943),名壮,号雪园。大兴人,客籍浙江馀姚,曾任商务印书馆北京分馆司理。瞿目,即《铁琴铜剑楼书目》。《楹书隅录》,即海源阁藏书目。《皕宋廔目》,即陆心源之《皕宋楼藏书志》。藏园先生后记不只阐明该书是周叔弢和自己一同逛书肆时所购,且条缕福建建安务本堂刊书前史,以及务本严德发说话堂刊书在各部目录书中著录,颇可参鑑。冀淑英《自庄重堪善本书目》 记此书而未录傅氏后记。

《前汉纪》三十卷《后汉纪》三十卷 汉荀悦 晋袁宏撰,明嘉靖年黄姬水刊本,每半叶十一行行二十字。明末冯舒朱笔校、黄丕烈墨笔校《前汉纪》。冯、黄二人校跋已收录于《藏园群书经眼录》,不赘。此书为周叔弢保藏,正文首叶钤“周暹”白文小印。目录叶钤“校书亦已勤”、“兴志读书不求闻达”印。傅增湘还有长跋,在《题记》中。

前护叶有周书弢后记一则,曰:“余所得善本书,每钤‘曾在周叔弢处’六字朱文印,盖收书只以遮眼,本无世藏之心,非好为奔放之语,以欺人也。今此印刓獘不胜复用,遂改钤‘周暹’二字白文小印。自此书始,后皆从之。 丙寅夏,弢翁。”钤“周暹”印。

书末附傅增湘致周叔弢手札二通。一信写于1926年头,一信大约写于1929年。

藏园手札其一:“叔弢三兄尊下:前日手书,回京与攸方商办《简斋诗》,竟非四百五十元不行(因书已售出,一等家丁,周叔弢傅增湘藏书校书合璧举隅,画非徐氏维荣的妻子一切,别人转售者须此价)。《史通》、两《汉纪》(《后汉纪》略有校语有跋)、《宏秀集》三书已贵至伍百元。《汉纪》总合三百以外。然实为秘笈,爱不能释。竢晤面时再商可也。《困学纪闻》屡索不见,据云德宝经手似已售出矣。专此,敬候年安。弟增湘拜啓,乙丑除日。”

其二:“《东维子诗集》奉呈,较各本多诗四十馀首,改董刻十□,集字句不行枚举。上车时又送来《汉纪》黄冯校本,索五百元,视各本补遗漏极多,罕秘之至。若二百馀元可得拟自留之,再多则或捨去。然公能留亦大妙,可沉着临校也。馀俟面罄。此上叔弢三兄。增湘磕头。

三点时或在北安利一敍何如?我有约十二点半至一点半起士林早餐,如来此亦可。”

此前后《汉纪》因有冯、黄手迹,分外宝贵。冯舒字己苍,别署孱守居士,明末常熟藏书家,与其弟冯班人称“二冯”,《藏书纪事诗》有专章。关于宋陈与义《简斋诗集》,《藏园群书经眼录》记载有“因迫欲搭车赴津,遂擕末册来津,子刻手书五跋如右。原书因火燎催还,不能久留,又索价至四百五十元,岁暮无力擧之。书此志嘅。乙丑十二月廿四日记,元叔”语,与此信相合。所议之《简斋诗集》为元刊本,黄丕烈跋语数则,今藏国家图书馆。德宝斋,琉璃厰书铺。杨维桢《东维子文集》三十卷校记一卷,傅增湘校勘,校本今存国家图书馆,所是正、补录甚多,1929年商务印书馆收入重印《四部丛刊初编》出书,藏园主人故以此书赠周叔弢。北安利,天津饭馆。起士林,天津西餐舘。藏园白叟此两通手札,均与《汉纪》相关,或因之附书末。

从所录后记能够得知,这部《汉纪》系傅增湘引荐周叔弢,《弢翁藏书年谱》 未载此书。

《诸儒鸣道》七十二卷 清初宋氏荣光楼抄本。该书无撰辑人,是宋代闻名理学家语录或名篇之调集。宋筠校,完颜景贤、傅增湘跋。钤“完颜景贤字淳父号朴孙一字任斋别号小如盦印”、“咸熙堂鋻定”、“景印长乐”、“小如庵秘笈”、“朴孙庚子今后所得”、“景行维贤”、“周暹”印。

护叶有完颜景贤题识:“是书各家书目鲜有收者,惟绦云著录宋板者乙部,此别传钞者尚无闻,况玄旧抄影宋者乎?此书系由河南书客处购来,每页均有宋氏荣光楼抄本字样,当是国初时商邱宋氏借牧翁本影录,自绦云一炬后未识宋板尚存天坏否。若以各家书目未载而论,正恐世上不复有二本矣。审矣,是书诚可宝也。 小如庵记。” 钤“小如庵秘笈”、“戏墨”、“烟波一等家丁,周叔弢傅增湘藏书校书合璧举隅,画画舫”印。完颜景贤(?-1927),号朴孙,远祖为金源宗室。富保藏,精鑑定。殁后藏书散出。

卷七十二末叶藏园先生识曰:“岁在丙寅,从叔弢周兄假读,并查找群书校勘一通,别撰跋语志其同异。特记于此,用表高谊。 傅增湘,坡公生日书。”

《藏园群书经眼录》著录此本,这以后记较具体,详列书中目录,并剖析其影写蓝本,称之“孤本秘笈,良可珍也” 。傅增湘用周叔弢此书,校勘《二程遗书》和《忘筌书》,所补脱文甚多。

《文昌杂录》六卷《补遗》一卷 作者宋代庞元英,清乾隆二十一年卢见曾刻雅雨堂丛书本。记时一等家丁,周叔弢傅增湘藏书校书合璧举隅,画闻及典章制度。钤“修敬堂藏”、“织帘藏书”、“周暹”印。壬申年(1932)藏园主人临沉钦韩手校。

卷六末叶沉钦韩识曰:“道光壬戌四月十二日校,半日毕。 钦韩记。”此后为傅增湘题识:“壬申十月,藏园居士手临一过,竟日而毕。”

书末附加另纸,为一条子,曰:“文起手校书殊稀有,此帙校笔虽不多,然改定错简三处乃致佳,似可留之。 叔弢三兄座右。 增湘拜覆。”

乃知此书原为周叔弢问询傅增湘是否可留。由《藏园群书经眼录》估测,条子写于1919年。沉钦韩,字文起,清姑苏木凟镇人,嘉庆十二年举人。善于训诂考据之学。

《云麓漫抄》四卷 宋赵彦卫撰,明王氏鬱冈斋抄本。内容为宋代杂事及名物。半叶十一行行二十二字。钤“曾在周叔弢处”印。

正文之前藏园跋曰:“地山新得此鬱冈斋钞本,道出申江,从之假阅,擕至西湖,以校稗海本,改定补充四百七十馀字,是书从此粗可读矣。 癸丑十二月初十日,元叔记于小万柳堂双性受。是日与周无角探栖霞洞,访灵峰寺,登韬光庵,坐冷泉亭,红梅欲绽,翠竹生研,暄暖殆如初春,转惜吾地山之不获同游,领此清胜也。 鬱冈斋钞本多从宋椠出,久为世重。余曾收得《龙川略志》,行款与此同,旋归之涵芬楼。地山尚有《麈史》三卷,必有佳处,它日当乞一校,知方家决不吾吝也。 元叔再记。”

方地山(1873-1936),名尔谦,字地山,江苏扬州人,以字行,曾为袁世凯家馆西席。于金石古泉颇有研讨,善联语。与周叔弢家颇有来往,《弢翁藏书年谱》记1921年自方尔谦处收得此书,是在傅增湘题跋八年之后。

《北牕炙輠录》二卷 宋施德操撰。清抄本。钤“祥符周氏瑞瓜堂藏书”、“周印星诒”、“茂苑香生蒋凤藻秦汉十印斋祕箧图书”、“寿潜室手校”、“柯印逢时”、“曾在周叔弢处”印。本馆著录从前黄锡蕃、周星诒校,傅增湘跋。

书末叶有黄锡蕃跋,曰:“《北窗炙輠录》二卷,宋施彦执撰,竹垞跋云得之海盐陈少典所藏,其书稍稍撒播于世,今刊入《奇晋斋丛书》中。己酉长夏,以刊本校勘,互有异同,如关子开颐一则,虽中多阙文,而刊本删去,殊失本来面目。内载王子思,宋代知海盐孙一菱县事,考图经祇有王震、王本、王懋,所谓王子思者,不知道何名,所记一事亦未载,后之续图经者宜补入焉。椒升记。”

藏园跋曰:“此册为椒升所手校,所据刻本盖即奇晋本也。上卷浓朱笔识为周季贶所重校,所据为读画斋本。读画本出自吴方山,较竹垞本为长,故文字多胜处,如闗子开二条,此本断烂不行读,而吴本则完具,亦其一也。癸丑暮春,承地山惠假,详较一过,附记于此。 地山试取读画本一勘,当知余言不谬矣。元叔。”钤“翁斌孙印”。

周叔弢识曰:“癸亥九月,以士礼居刻《周礼》,从大方易得。叔弢。”

黄锡蕃(1761-1851),字晋康,号椒升,清浙江海盐人。有醉经楼藏书。周星诒(1833-1904),字季贶,本籍清绍兴。吴岫字方山。俱详《藏书纪事诗》。大方即方地山,此书亦周叔弢得自方地山。

以上举例六种书,不管周叔弢购书在傅增湘书跋之前仍是之后,最终是以周氏藏书入藏本馆,其藏与跋均为本舘藏品增辉。

三、傅增湘往借周藏善本校勘

傅增湘校勘群书,世所周知。他曾撰有“西涯校书记” ,记1913年曾于京师图书馆借居什刹海旁广化寺时读书校书事略。他校书所用校本,有古版书,比方宋刊本,乃至敦煌卷子,还有稀有古抄本,比方用过吴宽藏抄本、钱穀抄本等,很多过录名家手校本,特别注重黄丕烈、何绰、鲍廷博、卢文弨等人手校。这些珍稀校本,来历多处,有自家的;有出访各地所见,比方去日本,还有到南边游历时所见;从友人处借来善本,亦是藏园主人校勘群书重要途径,其间就包含与周叔弢先生借书校勘来往。

芝秀堂钞《澄怀录》二卷 宋缜密撰,明抄本。多记唐宋人登临之胜及奔放之语。每半叶十行行二十四-二十六字。无行格。钤“松江读有用书斋金山守山阁两后人韩德均钱润文配偶之印”印。

正文之前藏园先生有长跋,曰:“叔弢新收松江韩氏钞本一帙,其首一种为《澄怀录》。余爱情的h特训班适藏有嘉靖百川高氏钞本,因以此帙相付,属为对勘。留几案者数月,未暇著笔。二月二月,气候始和,阳台杏林正发,余以清明上冢,兼为亡弟越凡履勘茔城,遂载书入山,晨夕无事,偶得展卷。凡留清水院者六日,留万寿山者二日,遂尓蒇事,计修订讹失一百五十馀字,补夺文一则。寥寥短卷之中,而所得至多,可云意外之获矣。原书自韩氏外别无印记,惟书名上标芝秀堂钞四字,自属明人所写,字法亦尚工雅丹破天地,而竟脱误满纸。意其沿用恶钞陋刻,未加考证耳。余本出古涿高儒家,儒本武弁而富藏书,有《百川书目》行世,然其写本乃绝少撒播。余无意得之厰市,意其以稀有为珍,岂料文字佳胜,乃过流俗万万耶!校毕爰识数语,愿与叔弢共参之。 岁在乙亥三月之望,藏园白叟傅增湘书。”钤“增湘”印。

松江韩氏即韩应陛,韩应陛(?-1860),字鸣塘,号绿卿,清松江(风流都市今属上海)人,藏书家,保藏多部黄丕烈散出之书,室名“读有用书斋”,有《读有用书斋书目》。罪恶都市阳光车行使命其书至咸丰十年之后逐步散出,1930年韩氏藏书尽出,张元济、傅增湘数次往复信函参议“众擎以举之” ,但是未果。其间善本后来为周叔弢先生所收,此书系1934年购松江韩氏书之一,《弢翁藏书年谱》记有其时购韩氏书单。藏园主人认为韩氏所藏抄本尽管字体古雅,然不及百川高氏钞本文字精道,《藏园群书经眼录》亦记百川本,《题记》亦有后记,文字与此跋不同,可参閲。

《平江记事》一卷 元高德基撰,清刊本。书中多记吴地奇迹。钤“增湘”、“藏园”印。1935年以周叔弢所藏钞本校勘。

四库概要之后空白处藏园白叟跋:“叔弢世兄新获钞本一帙于松江韩氏。凡《澄怀录》、《西台恸哭记》、《平江记事》三种,卷首题芝秀堂钞四字,未详为明代何许人也。因取新刻本校此种,修订得六十一字。其编年干支下注某宗某年,或为后人所加,高氏本文必无是也。惟庞山一则,钞本无之,当是传录时所脱佚。余别藏王宗炎家写本,其异字不及兹本之多,可知传本以古为贵,其沿用之讹误亦较稀矣。 乙亥正月十一日校毕记之, 藏园白叟。”

此芝秀堂抄本今存国家图书馆,亦松江韩氏藏书。

《何博士备论》二卷 宋何去非撰。清光绪元年湖北崇文书局刊本。论用兵之道。乙丑年(1925)据周叔弢藏明穴砚斋写本校勘。

卷下末叶藏园跋曰:“叔弢持穴砚斋写本来,留之二日,匆急校读一过。原书有东坡荐去非两牍,留香室刊本已录之,不更複写。别有荛圃二跋、钱天树跋、黄廷鑑跋,《皕宋楼藏书志》全载。此外程春海、王惕夫、张芙川咸驴交有题记,保藏历何义门、胡云坡、章紫伯、麐见亭诸人,印记纍纍,撒播有绪,旬为有名秘笈,宜乎叔弢以重价收之,喜而不寐也。 乙丑正月十日增湘校毕记。僭朱罪甚。

考皕宋楼著录一本亦称穴砚斋写,诸家跋语亦同,此书人世不该有二本,疑陆藏为照此重录也。 元叔又记。”

周叔弢藏诸家题跋之明穴砚斋写本概略见诸《藏园群书经眼录》,今藏本舘(书号8148)。

雅雨堂丛书本《李氏易传》娘化金闪闪李鼎祚序文末空白处识曰:“叔弢新收松江韩氏书,有批校本《李氏易传》,其下方校语乃韩氏应陛所临诸家勘本,凡孙堂、张惠言、张惠、胡本师、吉按、杲按六家,余因手录于玄本上,其所临红豆斋考订之文,则不尽录也。甲戌二月初五日,藏园白叟志。”

此1934年题识,阐明是与上述韩氏书为同一批。

《兼明书》 唐丘光庭撰,清真意堂丛书本。钤“元叔手校”印。目录叶藏园附纸书跋,曰:“昨以守和约赴津,为检定椒微师遗书事。夜访叔弢,得见明写本《兼明书》五卷,其书棉纸蓝格,自是天一阁之物,钤有翰林院典籍厅印,意乾隆时范氏进呈于四库者也。卷中有钩勒之笔,必馆中写书时纂脩诸臣所为,前有朱书一行,云本来讹脱甚多,玄据宋本校对。未审何人所校,亦不言宋本所自。囙余家旧藏有真意堂活字本,囙假归,竭一日之力点勘卒业。吴本纰缪甚多,且各条空阙之文,弥望皆是,得此悉为补完,为之忻快不已。闻此亦李氏之书,叔弢转质而来者也。丁丑五月,藏园记。”钤“增湘私印”。

袁同礼,字守和,国立北平图书馆馆长。李盛铎,字椒微,闻名藏书家。此乃1937年抗战之前事。关于李氏藏书点评,傅增湘1937年5月有“审閲德化李氏藏书说帖”一文甚详。

《志雅堂杂钞》宋缜密撰,清学海类编本。目录之末藏园过录戴光曾跋语,这以后跋曰:“此渌饮手校钞本,不分卷,吴兴张渭渔家藏。敞估载之北来,为周叔弢世兄所得,囙假归以此时校改之。曾见余秋室手写付刊本,似与此校本相类,惜其书撒播绝少,无从得而勘正也。叔弢一起所得者尚有:钱遵王、何义门校《南部新书》,渌饮校《钱塘遗事》,荛翁校《庶斋老学丛谈》,皆致佳,异日当逐个然后迻录之。先志此认为契约。 甲子正月初二日,大雪翔舞,寒光满园,拥炉读竟炙砚记。 元叔。”

戴光曾,字松门,号谷原,清浙江嘉兴人。拿手书画,亦嗜藏书,与鲍廷博、黄丕烈为友,大约因而得鲍廷博手校本。张渭渔,清末民初浙江海宁闻名藏书家,殁后,藏书散于琉璃厂书肆,傅增湘、张元济从前来往函札协商购买张氏书。此条后记提醒周叔弢先生购信件息甚多,为《弢翁藏书年谱》所未及。周氏此部书今藏本舘。

藏园手校群书之最终一种,仍以周叔弢家藏善本元揭傒斯撰《揭文安公函粹》为校本。此为明天顺五年沉棕广州府学刻本,何绰批校并跋。每半叶十一行行二十字,黑口,四周双方。钤“任邱王文进字晋卿藏”、 “周暹”、“ 阿曼苏尔之眼元叔借观”印。藏园校书蓝本为清同治十一年安徽藩署敬义斋刊本,卷首附纸印藏园先生七十画像,并长跋一porom则,字体仍旧秀整端严。此跋已刊诸《藏园群书题记》,然首段文字关于自庄重堪藏明刊本之判别,与《题记》颇不同,这段文字称此明刊本不是天顺刊本,或为成化刊本,《题记》则肯定为天顺刊本,是知现通行本《题记》系后来又经审订,如傅熹年“收拾阐明”中一等家丁,周叔弢傅增湘藏书校书合璧举隅,画所言。现将此段文字仍录于此,以便读者剖析领会,其曰:“壬午(1944)仲冬,余至津沽,叔弢以新收《揭文安文粹》相示,明本,半叶十一行行二十字,黑口,四周双阑,不分卷。凡录文五十七首,卷中朱笔评校审为何义门笔。惟失掉前序,不知道为何时所刊。惟考同治覆天顺本,前有诗一卷,则是本非天顺刊可知。余以鎸工观之,或成化间覆梓乎?”揭傒斯,字曼硕,元代翰林国史院编修官,与修《经世大典》,《宋》、《辽》、《金》三史总裁官。傅增湘先生曾于二十年代以元刊本、谦牧堂抄本、鲍廷博校本校勘揭傒斯诗集,至四十年代又以明刊本校勘揭傒斯文集,并在此《揭文安公函粹》校勘识语末特钤“戊戌翰林” 、“史馆编修”印,令人尤增感触。

以上略举数种,阐明傅增湘经常假自庄重堪善本进行校勘,其实周叔弢先生亦频借藏园珍籍校雠群籍,《弢翁藏书年谱》中,举目皆是,玄不逐个。藏园往借珍本,亦不只于此。

四、周校傅藏

《新序》十卷 汉代刘向撰。明万历程荣刊《汉魏丛书》本。半叶九行行二十字,白口,左右双方。依据后记,推知是周叔弢先生受傅增湘先生委託, 庚午年(1930)以家藏宋刊本校勘于此本。钤“燕谷小隐”、“钟曙长命”、“钟曙大利”、“归锺曙读书记”印。

卷末附纸(纸之栏边刊“孝经一卷人家”字样)周叔弢手书后记,文曰:“宋本《新序》,海源阁旧藏,每半叶十一行,每行廿字,白口,左右双方,下记刻工名字,曰:洪茂、洪新。卷五卷十末叶纸背有徐昌朝印四字,楷书墨记,缺笔至构字止,盖绍兴时刻本也。庚午二月,元叔三丈授此书命校,因取宋本对勘一过。凡增改三百许字,其钱牧斋手跋一则、黄荛圃手跋三则、金辔庭手跋一则,具见《楹书隅录》,不复录云。建德周暹谨识。”

经钱谦益、黄丕烈、金锡爵题跋之宋刊本今藏本舘,书号8138,《藏园群书经眼录》著录。周叔弢跋语尚可见诸《自庄重勘善本书目》。

五、周傅共校

《宝刻丛编》二十卷 宋陈思撰写。清光绪十四年陆氏万卷楼刊本。金石目录之书。1937年傅、周二位先生据各自所藏残宋写本校勘,校勘记会集于此本,亦是学林一美谈。钤“尗弢手校”印。书眉、行间校记颇多。

卷一末叶周叔弢先生以“自庄重堪”稿纸(每半叶十二行)补脱文并跋曰:“《宝刻丛编》世无宋椠,钞本撒播,亦多阙佚。余前得宋钞本第一卷,颇矜罕秘。顷元叔三丈出此书,属为对勘,因校读一过。目录中镇江贵寓有润州二字,建康贵寓有昇州二字,已胜四库所据之本。至于酸枣县汉刘熊碑,补《金yatoo鸭途官网石录》、《复斋碑录》二条,青州补后魏尧庙碑、唐尧山神记二则,齐州补唐薛宝积清德颂、唐刘彦恪清德颂、唐瑞气观天尊像碑、唐中兴圣教序、唐四禅寺七祖堂颂、唐房夫人碑六则,唐房彦谦碑补《复斋碑录》十一字,唐史封公德政碑补《集古录目》一条,沂州补全章九则,潍州补唐开元寺僧残碑一则,汉逢童子碑补《隷释》十三字,汉逢君神道补《诸道石刻录》廿九字、《金石录》十七字,北齐造像碑补《集古录》一条,淄州补魏史婿顺碑、魏衡纂碑二则,唐諡文宣王诏补《集古录目》三十二字、《金石录》一条,淮阳军汉严訢碑补《金石录》二十二字,尤足爽快。宋钞本出自内阁大库,他卷尚有残叶,流落人世,倘能收集而通校之,所获必多也。丁丑六月六日至德周暹记。”

卷五叶十一空白处藏园白叟识曰:“厰市得宋写本三叶,为卷五之九至十一,今夕偶检得此本,就校其上。闻叔弢稀有十叶,异时当以此时寄之,乞其临勘以饷我也。 丁丑五月十二日藏园白叟记。”卷中书眉书脚处标明宋写本起讫之行。

该书宋钞本残卷今藏国家图书馆,卷一阙三叶,共五十四叶,所残不多;卷五仅存六叶(三十八叶至四十三叶),半叶十行行二十字,白口,左右双方,蝴蝶装,版式广大,字体端严,颇有上版写本意味。卷一首叶末叶钤“周暹”印。卷五大约从前受潮,漫患较多,曾予以修正,合订为一册,书号8115。《藏园群书经眼录》著录此书。

六、傅周藏善本合璧于国家图书馆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周叔弢数次捐献善本图书给北京图书馆,1952年8月,一次向北京图书馆捐献pornam善本七百一十五种,遭到政府奖励,时任文李玉刚的老婆李雨儿物局长郑振铎专函称谢。至1956年,傅氏藏园中宋金元明善本和名家钞校本通过连续数次出让,现已悉数汇入北京图书馆。傅忠谟看到藏园善本尽去,有时不免怅然若失,但又想到这批孤本珍籍保存在国家第一流图书馆,且与“双鑑”、手校群书 在一同,系遵照先父遗愿,心中亦欣喜。及至十年浩劫,多少私家藏书或化为灰烬,或为康生等人掠取分割,傅忠谟又幸亏及早将藏园首要珍本入藏北京图书馆,是多么正确,藏园白叟遗愿多么有远见。

“文革”完毕后,在整理交还被抄图书中,傅熹年发现有可补北京图书馆缺卷者数种,所以检出,经与兄弟姐妹公议,捐献北京图书馆,比方,宋朱绍安、潘四娘刊本《大方广佛华严经》八十卷,其间七十九卷原系周叔弢自庄重堪藏书,已在馆中,所佚之一卷,恰在交还藏园图书残册中,装帧全同,从此补配为全璧 。这也是藏园与自庄重堪化私藏为公藏希望之赓续。

本文分六个层次介绍周、傅二位藏书家在几十年藏书活动中形诸文字的点滴案例,借此感触其藏书旨趣,与学界来往,承继清代朴学传统。傅增湘曾有“题周叔弢勘书图”一文,赞赏周叔弢先生藏书既精,“频岁所收宋元古椠殆百帙,名钞精校亦称是,声光腾绰,掘起北方”;校勘亦勤,“尝观手校群书,皆字画端谨,朱墨鲜研,颇具义门风仪”;不以珍籍为私密,“善藏善读者,志同路契”,全面介绍自庄重堪藏书。

洪亮吉曾在《北江诗话》卷三对各类藏书家有评,曰:“藏书家稀有等,得一书必推求来源,是正缺失,是谓考订家,如钱少詹大昕、戴起士震诸人是也;次则辨其板片,注其错讹,是谓校雠家,如卢学士文弨、翁阁学方纲诸人是也;……” 周氏自庄重堪藏书和藏园双鑑楼藏书进入国家图书馆冯秀梅的张狂,不只以其版别宝贵而享誉至今,亦因其数十年间孜孜于校勘,汲汲向学习尚熏一等家丁,周叔弢傅增湘藏书校书合璧举隅,画陶后学,特志于此。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一等家丁,周叔弢傅增湘藏书校书合璧举隅,画信息存储空间效劳。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